第633章 枯竭(大結局)

    “拜托!這些不是我的記憶!不是我的記憶!你們不要靠近過來!”孟皈搞不清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眼前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想管這些了,不是不想管,是他根本管不了。≧

    她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孟皈強迫自己這么想著,內心莫名有些痛苦,如果她們不是原本的她們,那原本的她們呢?去了哪里?為什么有人把自己推到這底下來?是顧玲把他推下來的嗎?

    “你們讓開!”

    孟皈大吼了一聲,奮力推開了面前那幾個快要靠近自己的‘人’,推出了一條腥臭的路,很盲目地向地底廳邊跑了過去。他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但剛才摔下來的地方顯然沒有出口。

    孟皈亂沖亂撞最后卻是撞到了一面墻上,這里顯然也不是出口,孟皈一轉身,那些人又開始哀嚎著向他這邊挪動了過來。

    一只細小的手突然抓住了孟皈的衣袖,孟皈不敢看地上趴著的到底是誰,怕自己看到之后不忍心,他奮力推開了那細小的手,然后沿著墻邊向另一個方向跑了過去。

    這一路過去,一不小心就會踩到地上的人,聽到一聲熟悉的慘叫,每聽到一聲這種慘叫,孟皈的精神就越發瀕臨崩潰的邊緣,他感覺著他幾乎無法再支撐下去了。

    可是……到處都沒有出口,這地底大廳難道是全密閉的?真特么的見鬼!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地獄嗎?

    那些人又慢慢圍了上來,孟皈被逼到了墻角。已經無路可退,他奮力踹擊著那墻面,試圖踹出一個墻洞然后從那里逃脫。

    一切都是徒勞。那墻面非常堅硬,又或者墻的那邊根本就是死路,孟皈除了踹得自己腳疼,一點作用也沒起到。

    正在這時,孟皈發現自己前面幾米處的天花板似乎有光影在晃動,他連忙上前了幾步,發現天花板上居然有個洞。似乎可以從那里翻爬到上面去。

    不過周圍的‘人’也已經距離那個洞很近了,孟皈來不及多想,趕緊向前幾步來到了洞口的正下方。上面隱隱約約似乎還有人在說話走動的樣子?礃幼又桓袅艘粔K樓板。

    不過孟皈想要上去就有些難了,畢竟天花板距離地面至少有三、四米高……就算使勁跳,也抓不到那樓板!

    孟皈四處張望尋找著是否有什么可以借用的東西,不過什么也找不到。只有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那些讓他崩潰的腐尸們。

    正在絕望的時候。洞口上方突然吊下了一根繩索,孟皈已然顧不得那么多了,至于是什么人或者什么東西在上面,是什么人把這繩索扔下來的,他都沒時間多想。

    繩索油膩膩的,摸起來就象一根人的腸子,不過現在不是挑三揀四的時候,孟皈連忙抓緊了那繩索。奮力向上面攀爬了上去。

    底下的那些‘人’已經來到了孟皈下方,他們抓住了孟皈的腿腳。似乎不想讓他就這么離開,孟皈使勁踢著踹著、想要擺脫他們,在踢踹著的同時,他聽到了很多熟悉的聲音,聽到那些聲音孟皈的眼淚都要下來了,不過他并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向頭頂上爬了上去。

    也許上面是可以獲得救贖的地方……

    “我打賭他會一個人跑掉的!币粋聲音在上方隱隱約約響起,孟皈聽得不太真切。

    “我們沒猜錯……到了最后,他只會顧他自己……”另一個聲音應和了一句。

    孟皈努力想盡快爬上去弄個清楚究竟,到底是什么人在上面說話?

    “哈哈哈哈……”一陣尖銳刺耳的笑聲響過之后,上面就再也無聲無息了。

    孟皈繼續向上爬著,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爬這么半天還爬不上去?

    孟皈向下看了一眼,發現底下大廳的地面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了,他不由得冷汗直冒,看來自己向上爬的結果,并不是可以離開底下那個大廳,而是讓整個大廳的高度一起提升了,先前三、四米高的大廳,現在至少有十余米高了!

    但是孟皈并不敢停下來,他繼續向上爬了上去,感覺天花板上的洞距離自己應該越來越近了,但怎么都爬不上去。

    爬不上去是一回事……現在孟皈發現自己距離底下的地面已經有幾十米那么高了……已經聽不到底下那些哀嚎聲,但是自己正下方,已經聚攏了一個黑壓壓的圓形半徑,他們似乎正等待著他掉落下去。

    “是誰?搞什么鬼?”孟皈大吼了一聲,心里充滿了絕望和憤怒。

    “有本事出來!”孟皈繼續大吼著,但是他的喊聲沒有換回任何回音……

    “林總!你在哪兒?伊芙!林冰璇!你們都在哪兒?”孟皈緊緊抓著手中油膩的繩子,向四周大喊大叫著。

    “小玲!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里!快!”一個聲音從上面響了起來,孟皈向上一看,原來真的是顧玲!

    她正把小手伸向這邊,似乎是想把他從那里拉上去。孟皈一陣苦笑,他不相信以顧玲的力氣真的能把他拉上去。

    “你恢復記憶了?認出我是誰了?”孟皈向上方的顧玲問了一聲。

    “我不認識你,但我相信你說的那些話!鳖櫫岬纳裰强雌饋肀认惹耙宄嗔。

    “你相信我的結果,就是把我推到這下面來?”孟皈一陣苦笑,他已經有些糊涂了。

    “不是我,是那些影子一樣的東西!是它們把你推下去的!我們必須要快點離開,不然就來不及了!”顧玲繼續向孟皈伸著手。

    孟皈不得已還是伸出了一只手拉住了顧玲的小手,他沒感覺到顧玲拉他上去。卻感受到身體下面被人托住了一般,一會兒的功夫,他真的從那洞里鉆了出來。

    “這邊走!”顧玲并不敢停留。拉著孟皈向旁邊跑了過去。

    孟皈跟著顧玲穿過一條條走廊,一道道門,在一個類似于迷宮的地方穿來穿去,有很多時候,都是在那些門將要關上的時候,兩人剛好從門里擠了出去。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孟皈心中不由得很有些疑惑,不過他并沒有時間問。先前他是從城堡醫院的五樓被推下來的,但是這是又什么地方,孟皈就不清楚了。

    兩人推開最后一道門之后。來到了一個街道上,孟皈感覺這里有些似曾相識,想了一會兒之后,才明白了過來。這里就是先前那個小鎮?磥硭呀浱映隽顺潜めt院?

    “這邊來!鳖櫫崂橡_向了一輛載具樣的東西,兩人上去之后,顧玲發動了載具,沿著鎮上最寬的街道向前面沖了過去。

    “這里快要毀滅了!抓緊時間!”顧玲似乎非常的緊張。

    “我的同伴們呢?”孟皈向顧玲問了一聲。

    “他們已經去逃生艙了!鳖櫫峄亓嗣橡б痪。

    “你怎么知道?”孟皈有些發楞。

    顧玲沒再吱聲了,她現在已經把載具行駛到了一個巨大的艙門前,發送指令過去之后,艙門緩緩地打開了,顧玲啟動了載具的驅動模式。讓載具飄浮了起來,不一會兒的功夫。進入到了其中的一個逃生艙里。

    在逃生艙里孟皈看到了十幾個休眠艙,林靜、王殤、伊芙等人全都在里面,還包括顧承安、林冰璇等人,唯獨沒有蘇沐琴。

    把孟皈帶到逃生艙的主控室坐下之后,顧玲操縱著逃生艙從基站里彈射了出去。

    但逃生艙剛剛彈射出去,逃生艙的主腦便發出了一聲緊似一聲的警告音。

    “前方有巨大不明飛行物處于逃生艙的前方軌道……”

    “預計撞擊時間……二十三秒鐘之后……”

    “無法自動規避開,請立刻進行手工規避……”

    “撞擊倒計時……十八秒、十七秒……”

    距離很近的時候,孟皈終于看清楚了前方的巨大不明飛行物,就是他們從星際飛船里弄出來的那艘逃生飛船,某一瞬間他甚至還看到了舷窗里面正在操縱飛船的舒婭和林冰璇二人,以及站在舷窗邊的自己。

    “又是一個新的輪回嗎?”孟皈喃喃自語了起來。

    在即將和前方的飛船發生撞擊之前,顧玲很及時地采取了手工規避措施,但是逃生艙仍然和前方的逃生飛船發生了劇烈的撞擊摩擦,逃生艙徹底被撞毀,變成了一個大火球沖入了宇宙深處,很快這火球就熄滅了,一切陷入了無盡的冷寂之中。

    孟皈沒死,他也沒有被拉回到基站的輪回里。

    他不知道他現在是什么狀態,身周到處都是飄蕩著的黑霧,無邊無際。很快孟皈就發現了有什么不對……他向下看不到自己的身體,更為奇異的是,他發現他根本沒有了身體,而視覺也變成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

    從這方面來說,有點類似于一種第三視角,但孟皈處于一切的中心。

    “有人嗎?”孟皈大喊了一聲,不過他很快就發現,沒有身體之后,他的喊聲更象是自己在想象這種聲音。

    孟皈想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觀察一下,這周圍究竟是怎么回事,片刻之后,他就已經在那里了,至于是怎么過去的,他也不知道。

    對了,上次任務結束,在時空裂縫中四處飄蕩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

    這一次是怎么回事呢?難道他已經死了?孟皈很疑惑地向四處張望著,沒有身體,只剩下了靈魂,然后這靈魂象一葉孤舟一般,漂浮在無盡無際的黑霧海洋里。

    對孟皈來說,現在已經沒有了上下左右、東南西北,也沒有了前進后退,四個方向對他來說,都是完全等同的,孟皈任意向任何一個方向漂浮著,不管是前面,還是后面,四周的一切都是同時被感受到的。

    孟皈內心不由得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恐懼。這難道是死后的狀態?什么都沒有,什么地方也去不了,就在這種黑霧中漂來漂去。永遠沒有盡頭?

    除了沒有方向感之外,這里同樣也沒有時間,孟皈漂來蕩去也不知道一共耗去了多久的時間,他什么也做不了,無論飄去哪里都是無盡的黑霧,并沒有其他的色彩,他很快就厭倦了這種漂蕩。但是卻無法離開。

    或許死亡才是最終的解脫了,死了就不必在這里飄來蕩去了。

    但很快孟皈又陷入了某種深度的恐懼之中,死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現在他想死。都沒有辦法可以死。

    沒有軀體,到處都是無邊無際的黑霧,他沒有任何可以撞擊或者依附的地方,只剩下仍然具有感知和記憶的靈魂。這靈魂象空氣。但似乎連空氣都不如,空氣拂過臉面的時候,還可以感受到微風拂面,但是他在這黑霧中漂來蕩去,卻真的什么感覺也沒有。

    這樣一種情況下,想自殺?你倒是給個辦法自殺!

    孟皈想要閉上眼睛不去看那些討厭的黑霧,但是他現在沒有了眼皮,沒有了眼睛。就更談不上可以閉眼睛之類的了,現在孟皈甚至覺得有擁有一個軀體。能閉上眼睛對他來說都是一種福氣。

    黑霧中的歲月不知道是用什么計數的,孟皈只有一種漫長而沒有任何希望的感覺,直到有一天,他發現四周的黑霧似乎變淡了一些……

    這件事讓孟皈重新燃起了希望和期待,在這無窮無盡,無生無滅,無休無止的黑霧中,哪怕是有那么一點點的變化,都能讓漂蕩在其中的孟皈興奮不已,因為已經沒有什么可以讓他興奮的事情了。

    他的精神在漫長的歲月中幾近崩潰,但因為沒有物質形態,所以根本無法崩潰,他只能繼續在這里耗著。

    黑霧確實在變淡,但有時候孟皈懷疑那只是他的幻覺。

    直到有一天……這里不能說天,對孟皈來說,已經沒有時間概念了。

    孟皈發現黑霧已經淡到他可以‘看’到一些東西了。

    不清晰,在他面前晃來晃去,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把淡淡的黑霧也帶動了起來。

    孟皈覺得自己面前其實是沒有黑霧的,主要是自己沒能弄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從那時候開始,孟皈慢慢開始努力讓自己集中精力,集中精力之后,眼前的那些晃動的影子似乎開始有了些輪廓,孟皈懷疑是人影,但他不敢肯定。

    這一切是那么的漫長和無奈,但好在一切仍然在一點一點地變清晰。

    終于有一天……孟皈能夠看到和聽到一些東西了,他發現自己仍然懸在半空,想漂向哪里就漂向哪里。

    在黑霧中漂來蕩去的孟皈努力集中著精力,想象自己閉上了眼睛,然后努力猛地睜開眼睛,驅散所有這一切迷霧。

    也就在某個瞬間,很漫長等待之后的一個瞬間,似乎有一道電流襲擊了孟皈,他猛然間發現自己可以看穿那些黑霧了。

    這是哪里?

    下一刻的時候,孟皈變得無比激動起來,身邊的黑霧居然已經全部消散了!他來到了一片純白之地!

    但是……

    這里也太特么的白了吧?

    “你醒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孟皈的身邊。

    孟皈連忙向四周看了一圈,他自然不需要把身體轉上一圈,只需要用他那無所不在的視覺向上下左右三十六十度觀察了一番。

    一個黑點出現在了孟皈的身邊,然后那黑點象墨汁一樣污染了四周的純白,慢慢變成了一團黑霧,它在孟皈身邊飄蕩著,圍著他轉悠著,仿佛有生命一般。

    “你是誰?”孟皈很警惕地向這團黑霧問了一聲。

    “你覺得我是誰?”顧玲的聲音。

    “你……”孟皈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和她說什么、該向她問什么了,他心里有太多的疑惑,有太多想要向她進行詢問的問題。

    “歡迎來到上界!鳖櫫嵯蛎橡дf了一下。

    “這里就是上界?”孟皈很崩潰的語氣。

    “是!你認為呢?”顧玲反問了孟皈一句。

    “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孟皈也不想什么具體的問題了,他只想要顧玲給他一個解釋。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問我。我有兩種方式讓你知道答案,第一種是我把原本屬于你的、但被封存起來的記憶還給你,另一種是你問我答。但你必須問得具體一些,不能問這么籠統的問題,不然我沒辦法回答你!鳖櫫峄卮鹆嗣橡。

    “好吧,這里是上界,你為什么會是一團黑霧樣的東西?還有我,為什么沒有了身體?”孟皈想了想問了第一個問題出來。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啊……你當然沒有身體,你問我為什么會是一團黑霧樣的東西?因為你也是一團黑霧樣的東西。我們兩個長得一模一樣!鳖櫫犸w過來撞了撞孟皈的身體,某一瞬間孟皈似乎感受到了實質的撞擊,但又好象沒有。

    “我們已經死了?”孟皈一頭的霧水。向顧玲又問了一聲。

    “你覺得我們這種狀態會死嗎?”顧玲反問了孟皈一聲。

    “不會!泵橡@了口氣。

    “我還是直接告訴你答案吧,不然你問來問去,我也沒辦法向你解釋清楚。等告訴你答案之后,我再把你的記憶還給你。然后我們開始下一輪的游戲!鳖櫫崂@著孟皈又轉了一圈之后。向他說了一下。

    “說吧!泵橡Р恢涝撛趺葱稳葑约含F在的心情了。

    “你在你的世界里,應該看過《詭電腦》那部小說吧?”顧玲向孟皈問了一聲。

    “看過!泵橡c了點頭。

    “還記得《詭電腦》的結尾嗎?”

    “不太記得了……”

    “那部小說的結尾,呂陽和伊雅相聚在了一起,在一個白茫茫的世界里……”顧玲提醒了一下孟皈。

    孟皈看向了身邊的白茫茫,他突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現在,這個本源世界里,只剩下了你和我,兩段毫無意義的冗長數據流。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吧?”顧玲向孟皈問了一聲。

    “你說什么?”孟皈有些不太明白地看向了顧玲。

    “我們,就是那兩段毫無意義的冗長數據流……”顧玲接著和孟皈說了一聲。

    “你的意思是……我就是那小說里的民工呂陽。而你是伊雅?”孟皈聽到顧玲說的話,聯想到什么之后,不由得很是崩潰。

    “答對了!你很聰明,接著猜!鳖櫫峄亓嗣橡б痪。

    “我不想猜,你告訴我吧!泵橡г俅螄@了口氣。

    “我們生活的世界,就是這個所謂的上界,只是一片白茫茫,什么也沒有,為了不至于無聊到想要自殺……當然也沒辦法自殺,所以我們不停地玩著各種游戲,比如你封閉了我的記憶,把我投入了某個你虛擬出的世界之中,去經歷各種各樣的人生或者兇險;又或者我封閉了你的記憶,把你投入到某個我虛擬出來的世界去經歷各種各樣的人生或者兇險……”顧玲一邊繞著孟皈轉著圈,一邊和他說著。

    “所謂的系統,其實就是你,根本就沒有什么系統助手……你一直在騙我!”孟皈聽到這真相之后,不由得有些憤怒。

    “拜托!這劇本全部是你自己編寫出來的,我只是按照你編寫的劇本在扮演我的角色而已!鳖櫫崽嵝蚜艘幌旅橡。

    “我編寫的……”孟皈更加崩潰了。

    “我沒騙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你自己在騙自己!鳖櫫犸h到孟皈身邊,用圓圓的身體又撞了撞他,這似乎是在上界里兩人唯一的樂趣了。

    “我自己編寫劇本耍自己么?”孟皈已經無法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了,真的沒有想到真相居然如此殘酷,他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真相。

    特別是,和顧玲以這樣一種方式重逢。

    “別傷心了,等你恢復記憶之后,你會象上次一樣嘲笑你自己的脆弱!鳖櫫嵊行o聊地又撞了撞孟皈。

    “我不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這絕對不可能是真的!泵橡в行┳タ竦叵蝾櫫嵴f著。

    “那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結局?和我在上界重逢,然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童話里的故事都是騙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天使,我們就是兩段毫無意義的冗長數據流而已……”顧玲繞著孟皈又轉了好幾圈。

    “我怎么知道你給我的記憶是真的還是假的?”孟皈不知道自己該問什么了。

    “你把自己的記憶拿回去之后,自然就可以判斷這一切是真的還是假的了,你覺得我們現在這樣子,我有什么騙你的必要?難道我能騙你的錢?還是騙你的色?”顧玲似乎對孟皈的反應一點兒也不奇怪,這些話她似乎也已經對孟皈說過很多次了。

    孟皈沒吱聲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

    “是不是后悔要來上界?你這次游戲開始之前就在耍賴!在我創造的虛擬世界里投入了很多病毒程序,努力想要阻止你自己回到上界,導致你回到上界來的時候,幾次發生系統錯誤!我知道你不想這么快結束游戲,但我們說好的輪流做游戲,你的游戲時間已經結束了,該輪到我的游戲了,你不能一直賴著不回來!鳖櫫崂^續和孟皈說著。

    “我真的很后悔要來什么上界!泵橡вX得這會兒如果他有軀體的話,一定會大哭一場。

    “行了,我該把你封存起來的記憶還給你了,然后開始下一輪的游戲,下一輪游戲輪到你當系統助手,我去體驗人生了,記得劇本一定要安排得精彩一些!”顧玲向孟皈催促了起來。

    孟皈還沒開口說什么,一些亂七八糟、雜亂無章的記憶瞬間全部灌涌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顧玲沒有騙他,他和她一直在做游戲,一輪又一輪。

    比如《班花》和《殺獄》的劇本,他是陳威,她是秦玲;比如《醫科》的劇本,他是唐寂,她是童寞;比如《網游之圣騎威武》的劇本,他是逆天,她是紅伶;比如《奧比島》的劇本,他是唐逍,她是薄荷;比如《官德》的劇本,他是楊彬,她是唐玟;比如《婦科麻醉師》的劇本,他是齊博,她是楊靈;比如《我的女友是土豪》的劇本,他是劉莽,她是安靜;比如《嘲諷》的劇本,他是林舟,她是丫丫……

    直到現在這個劇本,他是孟皈,她是顧玲。

    他和她輪換著各種劇本,體驗著各種不一樣的人生和經歷,目的就只有一個,不至于在這所謂的‘上界’中無聊至死。

    這些劇本全都是他編寫的,編寫之后要么兩人一起封存記憶進入劇本之中,要么象這次一樣,他單獨進入劇本之中,顧玲留在上界假扮系統助手,一步一步引導劇情向前推進。

    “喂!該開始下一個劇本了!我快要無聊死了!”顧玲飄過來又撞了撞孟皈,提醒了他一聲。

    “不,我已經枯竭了,我不想再編下去了!泵橡Щ謴退杏洃浿,心中仍然很是茫然,比上次回到這里的時候更加茫然。

    “那怎么行?沒有劇本我們怎么活下去?”顧玲很不滿地向孟皈抗議了起來。

    “我累了,編不下去了,讓這一切結束了吧!泵橡Ш苡行┬幕乙饫。

    “怎么結束?”顧玲向孟皈問了一聲。

    “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泵橡u了搖頭,向遠處飄了過去,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飄往何處。

    但他知道,是時候該結束了。

    他真的已經枯竭了。

    唯一遺憾的是,他從來都沒有編出一個真正能讓自己滿意的劇本。

    (全書完)

    ……

    ……

    ……

    “喂!你這樣子讓我真的真的很失望!”顧玲很抓狂的聲音。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遠,慢慢什么也聽不見了。

    ……

    ……(!
vr彩票是黑平台 今天上证综合指数 如何看股票的涨跌 股票上证指数 股票怎么看涨跌 股票开户资料 股票k线图怎么看 强烈推荐的股票 获取股票信息 股票短线是什么意思 乐普医疗股票分析